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食品二维码 >> 正文

改革记事——谁还记得八一年那次42%的调资

日期:2020-11-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还在企业担任主要领导。这时,有件大事摆到了我的面前,这就是国家在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以来在全国范围进行的首次工资调整,人们对此充满渴望。然而,这次调整却并非普调,而是设定了一个百分之四十的限额。相关政策文件一到,我顿感问题棘手。

凭心而论,包括我自己在内,谁不想挤进这百分之四十之中呢!而这挤进来的决定权,如果依着常规办,当然是操在公司领导特别是主要领导手中的。这一点所有人都看到了,我感到棘手的也正在于此。怎么搞矛盾才能小而且更合理一些呢?

正在我运筹之时,我的家却热闹起来,一时间来访不断,他们之中有的是自己出马,而有的则是把他们的老婆推上前台。一天,来了位女访客,她不是公司的职工,更非我所熟悉的那些住在公司附近的家属。就在我询问式的招呼中,她自报了家门;说她在粮店工作,其丈夫是我们公司职工。接下来,她春眸顾盼风情万种的关说起她夫君的那些该涨工资的理由,说到情切处还喃喃掩面做怯怯之状。其如此风情别样的诉说,此中三味我安能不知?这是在拿夫人公关啊!可见职工们对此次调资何等看重。这使我想到要尽快实施心中酝酿已久的一个想法——把涨工资的决定权交给群众!也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我陷于人情和不廉,而导致决定偏颇。

主意一定,我就召开了公司党支部扩大会议。一看公司党支部把会议扩大到各船队长,人们都以为拍板的时候到了。那关切和紧张中带着忐忑的神色让每一个与会者都像肩负多大使命似的走进了会议室。这种气氛同样也感染着我,这次调资,我就是要打破由领导决定的惯例,让群众民主决定自己的命运。于是,我在会议一开始就单刀直入地讲;“同志们;这次开会就研究一个问题;那就是百分之四十涨工资怎么涨?”说完了这句开场白,我并未直接说出我的主张,而是讲起民主的重要性,这让在座的人摸不着头脑,他们一定在想;涨工资的会讲这些干啥?所以,与会者都一脸的疑惑。

这时,我讲回了主题;“同志们;我并不想在这里空谈民主,我提议;这次涨工资不由我们上边定,而是按照百分之四十的名额分到各个船队去,以民主的方法让群众自己讨论决定好不好?”“这?”在座的所有人都被我这一主张弄得不知做何表态。是啊!没有心理准备的他们还真不知该说啥好了,于是,我接着说;“把指标拿下去,对这项工作是有利的,因为群众比我们眼睛亮。这样做,对广大船员也有利,因为这就意味着领导与科室干部只能按人数评自己那个百分之四十,而不去占用船员的名额,对不对?”我讲完这句话,把脸转向船长们,来观察他们的反应。此话一出,船长们果然赞成。船队的利益照顾到了。科室干部的利益也不能不管,接着,我便说;“我还主张公司领导也都以普通一员的身份参加科室干部的评定,决不搞任何特殊。”说着,我对崔,寇两位经理问道;“是不是?”“那是,那是。”两位经理同声附和。当然,在会前我已于他们打过招呼并给了承诺。

就这样,会议通过了我的提议。之后的事实证明;由于把权力交给了群众,由于干部不占群众的指标,使我及他领导一下就实行了从运动员到裁判员的转变。使一场在别的单位闹得不可开交甚至导致对立的局面,没有出现在我们公司。

癫痫病的治疗需要注意什么
山东有哪些能治癫痫的医院
癫痫病的病因会是什么

友情链接:

衣锦食肉网 | 万网域名国外空间 | 国土安全百度云 | 赵丽颖宫锁沉香 | 苏州日报招聘 | 西西人体大胆图片 | 泉州火车东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