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如何搭建阁楼 >> 正文

【江南】如梦蓝心(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平静的病房,洁白的病床,还有那毫无血色的面庞。让人窒息,更让人不寒而栗……

小丽坐在病床边,低着头不停地抽噎着。她感觉到有人走近,就连忙站了起来。当她看到一脸无助的贤淑,便沙哑地叫到:“阿姨,我……”

贤淑没有出声,她的眼珠微微愣了一下,算是看了一眼小丽,就又看着无法再睁眼的儿子。她也咽着泪,正欲缓缓伸出手,却又轻轻地退缩了回去。她不知道要做什么,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贤淑没有问,她知道他对小丽的感情。她担心她一不小心,让死去的儿子再难过。

“他还会难过吗?”贤淑颤抖着身子,扫视着这似乎熟悉的一切,心便不自然地抽搐了起来。便再也无法控制住她的情绪:“哇……”

“阿姨……”看到贤淑抽搐嘴,声音渐渐地低沉了下去,小丽连忙扶住了她。又手足无措地叫到:“医生,医生……”

经过抢救,贤淑失去了心神似的醒了过来。可是她一想到她的儿子,便一声不吭地傻傻地望着白色的天花板发呆,直到小丽送她回到家。

一切都好好的。可是,这一天究竟怎么了?早上的痣儿还是好好的吗?怎么?才一个电话?他就躺在了医院里了呢?何况,连最后一句话都没有和她说。

三年前,也是同样的情景,她的儿子也是那样躺在病床上。虽然,他再无法再站起来了。可是至少,他还能存在在她的身边……

那么,现在呢?

二、

“她一定是一个善良的女孩……”

贤淑听到痣儿开心地说着话,突然听到痣儿开心地描述着,愣住了,她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停下整理着的报纸,连忙回头看着坐在报摊前的他,疑惑着他的改变。只见他望着街角,高兴地说着:“文静的外表,温婉的举止,优雅得让人窒息。再加上她的言语的甜美,让人萦绕在心,不思饭食……”

“妈,你说是吗?”看到贤淑没有说话,痣儿回了一下头,问到。

贤淑看了痣儿注视的方向,她没有看到什么女孩。可看到他如此开心,就应付着说:“嗯,是的!”

可是,那究竟是怎样一个女孩,令痣儿如此着迷,一改了往日的冷漠无语。

贤淑想问痣儿,却看到他看着遥远的路口发呆,没有再回她的话的意思。

三、

见到小丽的那一刻,贤淑果然被她的美丽打动了——那细细柳叶似的眉毛;那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还有那精巧的鼻子与嘴巴,就像是玩具店里的娃娃……

她又回头细心地观察到痣儿的殷勤,与细腻的关怀。或许别人体察不到,但作为贤惠的贤淑,她是了解他的。儿子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有文艺周刊吗?”轻风吹动的风铃声的说话声,随着一阵轻风送进了贤淑的耳里。

痣儿似乎就要站起来:“新的还没有到,不过明天就会到了,你明天再来……可以吗?”他这可不是给她推荐,而是在不住地献着殷勤。

“那我明天再来……”女孩用手往后轻轻地拂了拂她的秀发,然后抿着嘴笑着说:“谢谢你啊!”

“没事的,等明天一来,我就给你留着……”贤淑清晰地看到痣儿的双眼有了神色,滚动的眼珠更像闪着光。

贤淑简直不敢相信她的眼睛,那白皙的双手温柔地晃动着。她的动作,似乎牵引着痣儿的心,让他得到了力量,他想借着她的手,借着他瞬间的力量一跃而起。与她一同欢笑着,走出这大街,走出这烦扰的尘世……

然而,天使并未作一丝一毫的停留,仅仅存留了片刻的微笑,就翩翩离去了。

自此后,痣儿便不时地奢望着她的再次偶遇。至于她的名字——小丽,他早从旁人那里打听了来。不过,旁人很快就发现了他的想法,就忠告地劝着他的痴心妄想,因为小丽的出现不是偶然,她是在对面的店里和一个男人约会着。

旁人隐讳着,没有直说痣儿的另一个致命的弱点——他残缺的双腿。

贤淑高兴痣儿的眼光,可她更清楚这个残酷的现实。她想劝他,可是她不知道从何劝起,何况她已经好久没有看到儿子高兴了。

四、

“不——”痣儿大声地说到:“我爱,因我爱。纵然使你反感,也无法阻止我对她的爱。我爱,因我爱,纵然天各一方,也无法阻止我对她的爱。她可以不爱我,她也可以不理我,但我依然如故地爱……”

“可是痣儿……”贤淑找了一个她认为适合的时机去劝慰儿子,却听到了他坚定的话语。她还想说什么,却被儿子的决心阻挡了回来。

看着痣儿生气地出了房间,贤淑冷静了下来。

若是从前,痣儿与小丽是再好不过的一对了。他的学识、工作、面貌,没有一样是可以挑剔的……可是现在,他再也无法站立起来的双腿,成了他们之间难以走近的隔阂,这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儿——注定不可能走到一起的。

但是,痣儿的想法是如此的坚决,坚决到——连她这个当妈的都无法阻止。

五、

自此后,痣儿像是得了神通,得了巨大的力量。每天早出晚归地在自己的地盘上工作着,找寻着他的心属,他的梦中天使。

小丽一如既往地从远处翩翩走来,又一如往常地面对着痣儿微笑着,将她白皙而温柔的双手伸向他……这一切,痣儿都像是做梦一般,他仿佛立刻想要追上她,去告诉她,他爱她。

可是,爱,仅此而已。除了爱,痣儿似乎无法再做出其他的一丝一毫,他也明白他自己情况:他除了拥有内心深处的激情,却无法再拥有一点一滴的外部行动。

“算了吧!小丽就像天使,而你呢……”贤淑看出了痣儿的痴情,她又一次规劝着他。痣儿头也没有回,静静地看着小丽离开的地方,仿佛看着看着就能将小丽看回来似的。

他看得眼睛开始疼痛,混身开始酸麻,小丽也没有回来。他失望地来到妈妈的跟前,险些痛哭着抱怨说:“妈妈,上帝一点都不公平。”

“上帝给你关上一扇窗的同时,会给你打开另一扇门的。”贤淑犹豫着说到。她知道她这是在骗自己,也是在骗痣儿。

“可是我……”痣儿终于痛苦地流了泪。

贤淑看着他,也煸然落下泪来,她除了拍打着他的后背,似乎觉得她不能再为他做点什么。

小丽——改变了他,也让他迷失了心神。

六、

痣儿出事起,贤淑还是第一次和他聊了这么多。虽然她知道,他们是不可能的,但是能看到他开心起来,她的心也足以受到安慰了。

据她所知,他为了能再见到小丽,他拖着残疾的身躯,想尽一切办法,寻找着她的身影。当他打听到她上班的位置,就又天天地到那边去卖报。

为此,他还和那边一个卖报纸的人吵了一架。若不是对方看在他是一个残疾的份上,可能对他已经大打出手了。

看到妈妈的沉思,痣儿反安慰着贤淑说到:“妈妈,我想好了。不论怎么样,我都爱她,这是不变的事实。我知道我和她是不能走在一起的,但是就让我天天看到她,我就心满意足了。所以,你以后就不要管我了,我只是想看见她,帮助她……”

“你都需要人帮助呢,你还想帮助谁?”贤淑低着头,擦着泪想到。虽然她如此想,可是她还是点了点头。她知道,痣儿既然如此说,也一定会如此做,这一点,她还是知道的。只是,她担心他不在身边,会不会出什么事呢?

痣儿看到她点了头,就出去了。看着他用手转动着轮椅的背影,她噙着泪说到:“痣儿,当妈的连累了你……”

七、

自那以后,痣儿果然早出晚归地忙碌着。有时候,贤淑看到他开心着,有时候他又沉默着,一声不吭。

问他都做了什么,他也不说,他只是默默地做着他该做的事。贤淑知道,他对她是忠诚的,愿意说他自然就会说,他不愿意说,她也不好再勉强什么了。

突然有一天,痣儿坐在门边,看着墙角开着的花儿发呆。她担心着他,就走近去看他怎么回事。可是他却扭转过身子,扑进贤淑的怀里哭了起来。

贤淑犹豫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得垂着手抱着他的头。

“妈妈,她要结婚了……”

“啊……”听到这个消息,贤淑的心突然踌躇了起来。她知道她的他,正因为此事能难过。可是她却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只是紧紧地抱着他的头,任由着他流着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退出了她的怀抱,摸索着拿出一颗蓝色的戒指。

“这本是我想送给她的。可是,犹豫再三的我,都无法送出。我知道,我是不可能再送出的。所以我……”他像用尽了全力,使劲地往院里抛了出去。那戒指随着他的力量向上空飞扬着,伴着一阵晚风,划成一道弧线,落在了院落里。

贤淑知道痣儿买这颗戒指还是容易的,那时的他受了伤,司机赔了他不少的钱。她并不替她保管着,由着他处理这笔款项。只是,买这颗戒指,她却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看着他替她戴上戒指的那一刻,我多希望那个人是我?可是妈妈,我的腿……”痣儿停顿了一下,用手试了试眼角的泪水,说:“这些事,我事先都想到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接受不了,就是接受不了……”

他说完,又重新扑进贤淑的怀里,呜咽了起来……

八、

那一夜,也不知道痣儿难过了多久,一直到他没有了力气,贤淑也没有了力气,才把他送回了屋子。

那一夜,贤淑难过了许久,才睡下,她知道痣儿也一定难过了许久。入梦后,她似乎梦见那墙解的戒指,变成了一颗蓝色的星星,缓缓地升向夜空,发出了光芒。竟让他回到了从前的模样,正欢喜地带着小丽来见她,而小丽也笑吟吟地看着她、叫着她。

贤淑醒来后,惊觉地回到了院子里,找到了那玫儿子扔出的戒指。她好奇地打开一看,果然是蓝色如“心”的戒指。

这不是戒指,这是痣儿蓝色如梦的心。

夜也透,无数的星星闪烁着,像人的眼睛。贤淑看着不久,便不知不觉地噙了泪。

那一夜,痣儿难过后,又似乎恢复了从前的沉默,不再理任何人。正当她再次为他担心的时候,他又重新走了出来,又继续帮她卖起了报纸。她知道,他似乎想通了。

九、

又是一个相似的夜晚,贤淑回到儿子那夜发呆的地方,望着无际的星空,满满地充盈着眼眶,直到眼睛模糊到什么也也看不见。

“阿姨……”小丽不知何时走到了她的面前。贤淑眨了一下眼,泪便跟着脸滑了下来。她只得低下头,用手试着泪。

小丽看着泪水泛滥的贤淑,畏惧地说到:“若不是因为我……”

“你们的事,我本不想问。”贤淑试完泪,平静地说到:“但我忍不住地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弄成这样的?要知道,这是他第二次……”

“阿姨……”她还没有说话,就呜咽了起来。“都怪我,都怪我,该出事的人是我,不应该是他的,不应该的……”

小丽的声音还是那么动人,泪泣的她也不例外。听着她断断续续地描述着,事件的经过,她疑惑着。她想像痣儿那样安慰她,可是她不知道怎么安慰。

“事情是样的,”她擦了泪,冷静地说到:“我在路口等着红灯,一辆车不知为何失了控,径直向我冲来。这时候,他不知从何处推着车冲了出来,将我推了出去……”

“原来,他一直在你身边!”贤淑明白地说到。

“什么?”小丽不知道情况,她只是转动着眼珠。

“你一定很奇怪吧?”贤淑看着疑惑的小丽,说道:“你一定很奇怪,他为什么常常出现在你的身边吧?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你一有危险他就及时地救了你吧?你也一定很奇怪,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吧?”

小丽回想着,她还没有回答,贤淑就又说到:“痣儿喜欢你,虽然他知道你们在一起,可是他还是依然如顾地喜欢你。就像他曾经说过的,‘天天能见到你,他都是开心的。’”

“这怎么可能?”

“是的,这怎么可能?”贤淑反问着自己似地说到:“我也曾劝过他,你一个不健全的人,竟然喜欢天鹅般的你。对吗?”

“这……”

十、

“痣儿的残痣,是他在送我去上班的路上,为了救我而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将我抱开后,才落下的。自此后,痣儿就落下了残疾。工作也没有了,每天的他除了帮我在街边卖卖报纸,几乎再不能做什么了。我常说的“上帝给你关上一扇窗的同时,会给你打开另一扇门的。”我也不时地询问着自己。痣儿从小就懂事,他的爸爸在未过世之前就因他而感到骄傲。可是那以后呢?一切都完了,除了自怨自艾,又能做些什么?”

贤淑没有看静默的小丽,她像自责似地继续说着:“只是他一直沉默寡言,让我这当妈的接受不了。这几年来,他的同事、同学、朋友,他都一概不见。即使他们找上门来,他也冷冷地将他们凉在一边。到后来,他们就渐渐来得少了。有一句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何况是这些人并不是他的儿女们,哪受得了他这样的冷漠态度。”

“虽然他的态度冷漠,从不多说一句话,但他对我这个妈,却是从来依顺着的。可是,自从你出现后……”

“我……”小丽明白似地问着贤淑,也像问着她自己。

“嗯,你出现后,一切都变了。一开始是好事,可是现在……”

小丽似懂非懂地看着贤淑,说:“他……”

“还好,我已经将他扔掉的‘心’拾了回来。”贤淑没等小丽说完,就一边掏着衣兜,一边说着:“这……这是一颗他曾经的心。”

小丽看到贤淑从包里拿出的盒子,又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一点点地将手里的盒子慢慢打开。当她看到那颗蓝色如‘心’的戒指,泪已滂沱如雨下……

江苏知名癫痫病医院
儿童治疗癫痫的方法
癫痫的早期症状有哪些

友情链接:

衣锦食肉网 | 万网域名国外空间 | 国土安全百度云 | 赵丽颖宫锁沉香 | 苏州日报招聘 | 西西人体大胆图片 | 泉州火车东站